三三

本体
视奸窥屏抢手刹,带感加油哈哈哈

关于《蛾摩拉》的一点儿感想

*中二癌视角,并且没有什么文化和深度

*一家之言

*OOC都是我的,蛾摩拉是属于作者的

*重度剧透预警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暴力仓鼠x 



看完了萌萌的小挂件觉得人生十分圆满,即便是耳边放着《金坷垃》也不能阻止我开始放飞自我式地抒情。

如果我的言论里突然冒出了什么幺蛾子,那也肯定是金坷垃的错,如果不是金坷垃的错,那也是小挂件的错。

 

所以《蛾摩拉》和《金坷垃》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们先来说说《蛾摩拉》。

 

在我发表一切不负责任的言论之前,我必须要感慨一下太太的手速,据我所知她在看完《天启》后不久,大概以每日10000+的码字速度在十几天的时间内写完了这篇长文,然后开始在撸乎连载日更,虽然据我完全不可靠的所知,她单身好像也不是太久的样子,不知为何始终保持着像打字机一样的手速和持久力,并且永不卡文和弃坑。

不过这个大概你们早就习惯了,所以话题回到《蛾摩拉》。

在我看完《天启》后总感觉特别意犹未尽,特别是当撸乎和随缘开始不约而同的大量出现夕阳红和一起办学校带孩子的养老文时,这种失落就达到了顶峰。我不太愿意探讨自己的喜好问题(因为据说让人感到惊悚),不过当我终于刷出了《蛾摩拉》第一章的时候,我一拍板凳,手痛,然后内心狂喜:

就是这个feel√!

中二老万,带上老汉,让我们搭乘末日的最后一辆和谐号一路狂奔!

 

首先我得说,这个设定很带感,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被辐射污染的红色的天幕下,七横八竖的电线杆和黑色的河流,如同遭遇过生化危机和丧尸围城一样的巨大城市废墟。

在这片废墟中,已经成为变种人首领的老万捕获了正在逃亡的查。

心机boy老万先是虚与委蛇地示好了一下,心机被识破遭到查查冰冷拒绝就立马翻脸不认人,二话不说将我查用玻璃钢囚禁起来,还各种法西斯式虐身。

可以,这很老万。

即便一开始我因为看见“德国鬼子”式的老万和“囚禁”二字开始各种意淫颅内高潮,看到我查被虐成那样,也不免阳痿。

但教授不愧是教授,即便身体备受摧残,也一点不肯松口。带着天启的圣母光辉,又像是逆转泼妇一样地骂着老万,只不过这次的内容不再是“你居然抛弃了我你这个混蛋”而直接变成了“你居然敢这么干/想,我是不会同意你的你这个混蛋”

老万表示“是的我就是个混蛋但我是对的你不同意我我就neng你我这个人说到做到”

你看,世界早已毁灭,而他们还是不会停止争吵。

甚至会变本加厉。

当老万花式虐查期间,我有时候就像其他所有人(比如J)一样充满敬爱,有时候又跟老万一样十分痛爽。

尤其是老万差点把教授杀掉的那一段——

 

“Charles,我的Charles……你要被我消灭了……”Erik重复着这句话。一连重复了很多遍,最后,他听到声音从自己口中溜出来:我要被你消灭了。

   “Erik,Erik……”J朝他们走过来,又被Erik一个手势打了出去。门自动关上,Erik不许其他人打搅他的好事。

胸腔的窒息感愈发严重,Charles的手指变得麻木,软趴趴地贴在玻璃上,手腕一动也不会动了,勾在下巴上的灯臂越刺越深,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叫声和颤抖,几秒钟后,他终于崩溃了。

  “求……你……”他从喉咙里挤出两个词,“Erik……求你……”

 

真的很爽......

又痛又爽。

仿佛看到两个斯德哥尔摩重症的巅峰对决。

在我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大多数EC文里,作者和读者都倾向于将查查描理解成斯德哥尔摩倾向更加严重的一方,毕竟他才是被虐身的一方。但作为一个看叉男电影永远老万视角的重症中二癌我表示,查查多少还算是个正常人,老万才是病入膏肓的那一个。

老万是查教毒唯这个大家有目共睹,他这种级别的教徒肯定在心里给教授修建了一座神庙把他供上了神坛,每日夜深人静或者犯中二病之前都要拿出来舔一舔的那种。想象一下你顶礼膜拜的神祇被你关在玻璃缸里,手脚被缚,脖子都是被勒出的红痕,胸口起伏喘息,瞳孔涣散,还流着泪。

最后他终于崩溃了,求你放过他。

作为虔诚教徒的那一部分,老万痛不欲生,因为Charles宁愿受尽折磨都不愿承认他的理念,这对教徒而言是一种致命的打击;但作为一个毒唯,老万表示自己已经爽歪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征服了Charles的某一部分,尽管手段并不高明。

在老万的心里面,他们之间总有一个人要先服软,Charles被拉下神坛,或者Erik跪在他的脚边,和其他所有人一样。

老万一直挣扎着不要沦落成后者,并在这种挣扎中越来越病态。

他终于等到了教授向他服软的一天。他的精神得到了暂时性治愈,所以他暂停了作死。

但教授不会同意他,今天,明天,永远不可能。


最后Erik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Charles的脚边。这是一个与平等绝无关联的姿态,这一刻起他们不再是朋友,也许永远不再是。

Erik被驱逐出了整个族群,被Charles。

 

他们的互虐结束了,然后开始了失恋三十三天自虐(并不)。

Charles拒绝了Emma关于找回Erik的请求,以及Erik在遭遇Will时的联想。

相信大家对这两段都有深刻的印象——

 

教授视角:

 

他看见一片石头台阶,Erik坐在旁边,他们之间有张棋盘。太阳快要没下地平线了,光从至远处射过来,笼罩着整个建筑,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黑暗的。

他端详着Erik的下巴,鼻子和眉毛,这个侧脸是如此清晰,他对着镜子看自己的时候也难以看得这么详细。他心里涌过了很多念头,有担忧。

他担忧Erik消除不了对Shaw的仇恨,为了这个,他总悄悄溜进他的脑袋,把四处都探查一遍,然后偷偷地给他一点安慰。

有愉快,这种休闲时光对他来说不是常有。

有一些希望,他希望他们总能在一起下棋,你一步我一步的,其实没什么意思,可他们总能在这件事上找到简单的乐趣。

“还要再下一盘吗?Erik。”

“来吧。”

“如果你总输会对棋盘丧失兴趣吗?”

“我不可能总是输,输赢都是轮班的。”

“……你确定我们一个下午都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

“我确定二十年后我们还是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

“像是现在一样?”

“姿势都一样,不过是带着我们的孩子,或是你的学生们。他们在台阶下玩耍。”

“那时候我们都中年危机了,他们不会喜欢我们的。”

“没错,Charles,所以还是只有我们俩。”

“你还是输。”

“我可以打造一个头盔,然后我就永远都能赢了。”

“你还是输。”

“……不会的。”

“你会一直输。”

“好吧,Charles,你赢了。”

Erik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

那年代的威士忌和现在的味道不一样。

Charles把杯子接住,向Erik示意干杯,一口气喝光了酒。

然后他睁开眼睛……让所有的眼泪都滑出眼睑。

 

老万视角:

 

Will令他想起他的妻子,和很多人的妻子,她们对生活的要求就是维持家庭的整洁和稳定,让四处看起来温暖和煦,把空气变成油烟味儿的。他也和她们一样,没有一个很好的出身,不介意使用廉价商品,把软管牙膏用压棒卷起来,把一切东西洗得发黄。

即便是从垃圾堆里带回来的东西,到了Will手中也能体现为生活服务的价值。

他又想起了Charles。他的脑袋就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

他心里那个Charles的形象,Charles真实的样子,Charles在那城堡一样的大房子里走来走去,捧着本书,另一只手摸一只镀金地球仪,他穿着西装坐在一张轮椅上。他朝他咆哮,每句话带给他的冲击力都相当于胸口碎大石。

这一切好像在向他宣告:如果他不能把学校重新建起来,不能把Raven带给他,不能把他的腿治好,不能把欠他的一切都还清,他就别回去,滚远点,能滚多远滚多远。

他要是不想滚,Charles还可以帮他滚,他能帮他滚到他自己滚不到的远处,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权利,而他一旦离开他就什么都没了。

 

 

这两段真是会心一击。

第一战的EC像资产阶级和工薪阶级,富家少爷和穷小子,有文化的和没读过书的,美人与野兽,又像城堡王子和危险骑士,一个理性一个野性,一个慈悲一个冷酷,一个人文主义一个达尔文主义,对立又统一,有着特别奇怪的磁场和电流,对一个眼神就简直火花四射,随时散发性张力,满屏信息素收都收不住。

教授特别信任老万,毫无保留,啥都跟他商量,对他好上了天,而老万这种浑身攻击性的人,虽然没有收敛,但保护教授也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他这人,这辈子没遇上过什么好人,打个比方,老万就是一个被丢弃在垃圾星的孤儿,捡了一辈子垃圾和废铁,突然有一天他捡到了一个稀世珍宝,他特别喜欢特别宝贝,内心OS就是“天啊怎么还有这样的”,这种“珍惜”的情绪完全是处于意识本能,因为他习惯了捡垃圾。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的本能告诉他:1.这是我的     2.我要好好保护他。

对于教授也是一样的,我更倾向于把第一战的教授理解成一个象牙塔王子,老万就像是恶龙和骑士的混合体,保护他爱他同时又潜藏着伤害他的可能性,是的这个比喻相当少女,但是如果不是老万激发了查的少女心,那该如何解释第一战查这么听老万的话。

他们在对方的世界里互为异类,相互吸引,想必对于他们自己而言,肯定也十分怀念那段初恋的时光。二十年前,老万还没有亏欠过教授任何东西,日子还很美好,草长莺飞,一切才刚刚开始,一切都充满希望。

下一场棋以为可以就这样下一辈子。

 

事到如今他们在对方的身上所寻求着一些早已不存在的东西,温情脉脉或许曾经有过,但早已消失在二十年前的沙滩上,即便还残存着什么,也在“来啊互相伤害啊”中消耗殆尽。

在Anchorage的大殿对峙上,Erik是真的对Charles起了杀心,而Charles也真的不在意对Erik放逐的后果是否会导致他的死亡。

整个世界从他们身上碾了过去,黄昏中的台阶成为了仅供凭吊的遗迹。

 

这里让我们感谢老汉和茶杯的出现,拯救了EC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婚姻危机。

相信老汉的苏已经不需多加赘述,除了你杯任何人类都是他脚下的一块咸肉,他西装革履骚气腾腾如同沙漠奇景,而你杯依旧贤良淑德人见人爱。

作为文中一个疑似反派(并不)的人物,老汉将情圣属性发挥到了极致,在变种人眼中关系存亡的战争不过是他“兴致来了”时的消遣,顺便以整个世界为媒介向他的爱人进行病毒传播式的表演,只是为了找点存在感。

可以,这很老汉。

他牛逼依旧,老万和教授都玩不过他,还轮番遭受洗脑(并不完全成功),各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污染。他一边诱导他们,对他们的关系抽丝剥茧,一边又不怀好意地教唆老万对付查查,后来又花式虐查,得知爱人死讯后他毫不在意地玩脱了,直到把两个人逼入绝境。

一日又一日,整个种族在他们的眼前被渐渐消灭。无论是多么坚强的人都会失去狂妄和野心,剩下的都是绝望。

在上斗兽场的最后一个夜晚,老万被允许见教授一面。

这里老万被整得很惨,但是他自己未必觉得自己有多“惨”,他只会感觉愤怒或沮丧,想逃离困境又没有办法。

可当他真正看见教授惨兮兮的样子时,他还是会觉得被捅了一刀。

他跪在教授的轮椅前忏悔,哭得像个小男孩一样。

因为后悔,因为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

这个时候他们都失去了超能力,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只是世间所有凡人里最普通不过的两个。老万不用戴上头盔防备教授钻进他的脑子,教授也不用担心老万随时戴上头盔日天日地。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能放下一切防备,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都快死了。

Charles擦去Erik的眼泪,称呼他为“变种人的首领”

Charles不停地流泪,眼泪像冰雹一样砸在老万心上。

Charles说“我原谅你了,你能原谅我吗?”

Charles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遗言。

这是整篇文最打动我的地方。

不是什么“我爱你所以让我和你一起去死”这种电视剧张口就来的弱智台词或者什么“我要杀了你”“你把我杀了吧”这种很病态的极端情况,因为我觉得爱并不是需要作者写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酱酱酿酿,读者才能感受到爱,爱是一种感觉,奇怪的电波,哪怕两个人半本书都没说上一句话,但是你看着他们在做一些与对方无关的事情,你还是觉得他们是相爱的。

举个栗子,《盗梦空间》:这是个剧情片,不是言情片,也不是文艺片,但是我当时看cob和mal,也就是小李和马良的夫妻组,就觉得这剧情也太特么虐了。他们互动其实占的篇幅不多,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是相爱的,因为cob这人之所以精神不正常,很大程度上和他老婆有关系,他极度愧疚,非常想要挽回以至于精神失常,为什么?因为他爱。但诺兰不会直接让小李对着马良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就像他不会让劳模姐对着马修(星际穿越)说:爸,我想你我爱你,而是说:“你走的时候我只有7岁,可现在我已经37了”。

而这就是爱的全部了。

这里老万也没有说什么“我爱你我要咋咋咋地”,教授也没有问“Erik你爱我吗”这种非但不合时宜并且听起来很愚蠢的问题,但是当我在看他们的对话和反应,尤其是当我在脑海里构造出这样的场景的时候(就像放电影或者做梦那样真实的时候),我是十分感动的。这里并没有很讨厌地刻意煽情或者抒情,哄骗你欺瞒你,但是我仍然很感动,因为我觉得这里很对,很合理,并且很真实。

这里我还想说一点的就是,当我们在看一篇文的时候,我们要接受作者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接受他/她的一切诱导,不要随便跳过段落,即便是让你觉得无聊的环境描写,因为既然他它出现了,说明作者觉得它是有用的。如果我们随意跳过,那么接收到的信息就是残缺的。

跳着看文,这没有什么对与不对,但我觉得这是十分可惜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最后可能只会接收到作者想传达的百分之五十都不到。

以及,如果我们拒绝作者的一些信息,比如你看到一个设定,或者是一个情节你没法接受,然后你就会把这种“无法接受”转化成一个结论“作者有病/作者在OOC”,从而把自己情感上的拒绝转化成“我很理智地在探讨剧情的合理性”,这一点也值得注意。因为有时候作者的确在重OOC,但有时候只是你自己没能完整地接收到作者传达的信息。

这样讲,你get到了作者百分之五十的意思,但有另一半你没有get到,这样你就很容易觉得作者在扯淡。而这也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

认真去阅读一个好的作品是一种十分美妙的享受,我觉得这和“一切只是为了爽”还是有区别的。

我希望自己被虐,被感动,被甜得齁到,被血洗三观,我希望作者可以精神污染我,而不是我随便撸一发就跑路。要只是为了爽去看文,我现在不是在这里写感想,而是在起点看飞天修真撕鬼子或者是在随缘和AO3看PWP。

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何必浪费时间。

说远了,让我们扯回EC。

在刚刚的场景里,老万和教授在这种“生死诀别”的情况下互表心迹,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冰释前嫌,老万在斗兽场上威武霸气其实也是对教授的一种征服,其他所有变种人的征服,也是对读者的征服。看到这里,相信大多数人都和教授一样,原谅了他之前犯下的错误(虽然我并不觉得那是错误)。

然后EC有了本文的第一场吻戏。

值得一提的是在老万去探病之前,他先去了老汉那儿一趟,我觉得他是去耀武扬威的,结果在心理战上又被老汉吊打了。

作者理解中的老万把教授不仅供上了神坛,而且视他为上帝,也就是说,在文里的一切发生之前,他对教授是没有性欲的,就像基督徒对上帝没有欲望。但是老万又不可能对教授真的没有感觉,那当他这种奇异的感觉产生的时候,他会用其他的东西去代替它,比如女人,而他自己甚至都不会发现。

这种观念第一次发生转化时,是在他刚抓到教授并进行施虐的时候,这里的暴力给我一种性的暗示,也就是说:其实老万潜意识想上/强暴查,但是他的前意识又不能接受的,于是这种欲望转化成了别的东西,也就是身体暴力。在查最后屈服的时候,他的这种欲望得到了释放,并且达到了高潮。

在老汉的诱导下,老万完成了第二次转化,这里教授的上帝形象已经发生了偏移,老万明确表示想要征服他。并且这种征服欲终于成功地转化成了性欲。

然并卵,查查拒绝了他。

这里的老万经历了斗兽场的洗礼,经历差点失去教授的极端情况之后,他基本没怎么挣扎就放下了仇恨的人生,他不需要再去把自己的愤怒还有悲伤转嫁到某个目标物上面才能活下去,他现在也不想日天日地,他目的很明确:

“我要征服查。”

“我要得到他。”

别的,没有了。

你们外人,爱咋咋地。我的世界只有查。

前者他已经做到了,那么现在就是得到教授。

他为什么这么一意孤行?

港一下老万这个人。

他的人生一直都处于被剥夺的状态,失去家庭,失去母亲,失去自由和尊严。他其实特别脆弱,被害妄想,领土意识极重。他做很多事情,其实主要目的不是去“掠夺”“征服”“伤害”,而是“不要被掠夺”“不要被征服”“不要被伤害”。这也就是为什么针对天启结尾的老万,辛格说:“如果人类不再作死,他(万磁王)甚至会考虑做一些好事。”

当然他最大的精神创伤还是失去家庭。(老万死了一整个户口本)

他复仇,干大事是某种精神寄托,其实是把这种悲伤的情绪转化了,因为他需要做点什么,而不是躺平任草。

在电影里,老万这人其实话不多,但是他很多话/演讲都表达一个意思:有人要害我/我们,我/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其实给他一个家,什么都好说。

解决根源矛盾,不再日天日地。

我们这么想,在精神上他追求查,极度需要他的理解,肯定和陪伴,同时他渴望一个家庭,如果把这两者融为一体,那么老万就圆满了。

教授原谅他,给他一个家。

老万表示:就这样,至于其他的,都见鬼去吧。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最后他愿意用一切去交换教授,甚至不惜用强的。

这里插播解释一下那个万杯情节。

这个剧情,我是这么理解的:茶杯,和老万那个波兰的妻子,感觉很像。

为了佐证我的话,我重新放一下这一段:

 

Will令他想起他的妻子,和很多人的妻子,她们对生活的要求就是维持家庭的整洁和稳定,让四处看起来温暖和煦,把空气变成油烟味儿的。他也和她们一样,没有一个很好的出身,不介意使用廉价商品,把软管牙膏用压棒卷起来,把一切东西洗得发黄。

即便是从垃圾堆里带回来的东西,到了Will手中也能体现为生活服务的价值。

他又想起了Charles。他的脑袋就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

他心里那个Charles的形象,Charles真实的样子,Charles在那城堡一样的大房子里走来走去,捧着本书,另一只手摸一只镀金地球仪,他穿着西装坐在一张轮椅上。他朝他咆哮,每句话带给他的冲击力都相当于胸口碎大石。

这一切好像在向他宣告:如果他不能把学校重新建起来,不能把Raven带给他,不能把他的腿治好,不能把欠他的一切都还清,他就别回去,滚远点,能滚多远滚多远。

他要是不想滚,Charles还可以帮他滚,他能帮他滚到他自己滚不到的远处,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权利,而他一旦离开他就什么都没了。

 

如果我们看懂了这段话,就不会再去纠结万杯这个情节。

对于老万来说,和茶杯在一起的日子,有家庭的感觉,他迷恋这种感觉,换句话说,这和这个人是谁没关系,谁能给他家庭的温暖,让他休息,得到一些安慰,他就愿意停留。(如果我们非要纠结万杯,那为什么不去纠结天启老万有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件事)

但如果他找别人建立家庭,他的另一个追求就永远得不到满足。

Charles。

所以解决一切问题,就是和Charles建立家庭。(从此治好中二病,在圣母的温床里忘却一切)

我觉得老万对教授的那种执念,特别可怕,不惜一切也要得到,通俗一点说,就是死了都要爱。

不行我不能老是老万视角,搞得我像是个变态一样,我得讲讲教授。

我觉得教授到了最后,基本上就是,被磨得没有脾气了,

一开始老万搜捕他,他就逃亡,搞得自己特别狼狈,宁愿选择自杀都不想被抓住。后来老万各种折磨他,他被关在在玻璃缸,发誓要杀了老万,后来他报复了,当着所有人,让老万下跪,把他驱逐了。

那个时候教授特别心灰意冷,心冷到不想管老万的死活。

嘴上说着“我原谅你了”,其实不过是给自己一条活路。

然后剧情就是老万作死让他们所有人都被抓住,他们一起面临种族的灭绝。

他们诀别那个地方,我觉得教授是真的原谅他了,所有的一切都放下了。因为他们都快死了。

这个时候埋怨和翻旧账,什么都没用了,如果再不说清楚,真的就什么机会都没了。

这个地方查给老万说了很多话,每一句都像是遗言。

其实我觉得这所有的话就是两个意思:

  1. 我承认你,你不要放弃。

  2. 我原谅你,彻底原谅你。

这两个意思都指向同一个事实:无论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到了最后我还是爱你的。

后来老万在斗兽场的背水一战征服了查,一切解决后,查坐在病床上等着他过来,我脑了一下,那个心态,是比较少女的,因为老万又展现出了他非常骑士的一面,也就是说,很像是第一战那个状态。不仅如此,教授还有点心疼愧疚,毕竟他觉得老万是为他而战。(事实也的确如此)

总之因为爱情他们不顾一切地接吻了,然后查第一次拒绝了老万,因为他......矜持+膈应。(唉,其实这里气氛多好的)

后来他们回到基地,选举的时候吵了起来,这里特别像两个幼稚鬼,为了茶杯吃着对方的醋还不承认,总是他们又不可抗拒对方的引力一样地接吻了,教授这人,明明也有反应,然而他还是拒绝了老万。(我有点生气,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天启查,那种西装革履,圣母气息的禁欲系,禁欲系就是要拒绝几下,啊我突然就兴奋了)

这里要提一下就职仪式,老万的行为对教授造成的心里震动。

老万在这里把一切都给了他,权力,职位,工资本,毫无保留。那不顾一切的势头,简直像是想连本带息把前二十年欠的都还给教授(虽然并不可能)。但是教授很受用,简直受宠若惊了,他们前几个钟头还差点打起来,他几分钟前还觉得各种失落失去一切云云。这一瞬间升上天空。

然并卵,查是矜持的查,和二十年前早就不一样了。不给上,还是不给上。

Erik你该回房间了,现在不是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走开。

然后他就被强了。

查为什么在被强的中途接受了老万?

我觉得原因有两个:

1.他自己内心其实是想要这个的,虽然他理智抗拒了,但如果他真的不想要,那这个过程他肯定会特别痛苦,而且就教授第一次和老万接吻那个反应,我怀疑他其实硬过了。

2.他是真的没办法了......老万说如果你把我关起来或者放逐我,那么下一次我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会强暴你,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有本事你杀了我,如果下不了手,就放弃抵抗。

教授很清楚自己下不了杀手,所以放弃了挣扎。

真的是被磨得没脾气了......只有躺平任操了。

我觉得教授就是那种,在老万有了要干大事的苗头的时候,先要劝他,想方设法阻止他,说你这样不对那样不对,快回到我身边来我能帮你,如果我被惹毛了我会脑你哦你给我小心,可一旦老万真的干了大事,他又不会真的把老万怎么样。

老万在这里把什么都给教授了,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得到教授,别的他什么都不在乎,教授真的是没办法了,心想反正你不日天日地我们啥都好说,强暴就强暴吧,反正我也爽过了,我又舍不得杀你,还不如做个爽快人,反正迟早是要原谅你的。

于是有了清晨求婚这一幕。

老万表示:有查还有家,人生不能再圆满了。

教授表示:我特么以后再也不讲英国笑话了。

我表示:你俩这小家庭就差生个小孩了,可惜教授不能怀孕(被六道杠打死)。

 

有些人会觉得,这关系挺变态的,没法接受。但是我觉得可以的,因为这很变种。

老万就是死了都要爱,教授就是你作死我也爱。

偏执得可怕,并且永生不灭。

其实现在早就和初恋那个时候不同了,只是他们没办法,就是想不开也放不下。

沧海遗珠,这就是爱。

 

总之,最后港式大团圆了。

作为读者,我很满足。

感谢作者带来的所有脑炎病毒。

 -----------------------------------------------------------------------------

所以这和《金坷垃》究竟有什么关系?



其实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单纯引用一下歌名而已,掉掉歌袋子,好显得自己有逼格。

装完逼就跑

真刺激

今天翻霍比特人原著才发现:职业人贩子和儿控老精的关系简直不要太好啊简直惺惺相惜!被同人洗脑的我……( ・᷄ὢ・᷅ )